EHSS 专业培训中心

 

解读《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李晨律师

解读《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李晨律师

活动时间:2013年07月11日

活动价格:0元/人

活动地点:上海

2013年6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了《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ERM中国特邀大成律师事务所李晨律师对该解释进行深入解读。

已结束

活动介绍

      2013年6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了《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继《刑法修正案(八)》将《刑法》第三百三十八条的“重大环境污染事故罪”修改为“污染环境罪”之后,该解释的出台为“污染环境罪”等环境犯罪行为的定罪量刑提供了重要的依据。

一、明确了“严重污染环境”的认定标准,扩大了“环境污染罪”的适用范围
      《刑法修正案(八)》将“重大环境污染事故罪”的结果要件“造成重大环境污染事故,致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或者人身伤亡的严重后果”修改为“严重污染环境”。这一修改使得财产损失、人身伤亡不再成为定罪的必要条件,因此,修改后的“污染环境罪”适用范围更为广泛。
      但是,修正案并未对“严重污染环境”做出明确的界定,这会对“污染环境罪”的定罪带来障碍。因此,解释的第一条便对“严重污染环境”的十四种情形做了详细规定。
      分析这十四种情形,并结合解释的第二条看以发现:这十四种情形可以分为两大类。第一至第五项所描述的情形均是污染环境的行为,不包含损害后果要件。而第六至第十三项所描述的内容均是对重大财产损失和严重人员伤亡的定量和定性标准。这就表明,所谓“严重污染环境”已经包含了原“重大环境污染事故罪”的结果要件,并扩展至了部分严重污染环境的行为。而且,解释第一条第一至第五项所描述的行为在实践中多为企业在生产经营过程中可能发生的违法行为,因此,相关企业特别需要防范此类违法行为的发生,避免因此而承担环境刑事责任。


二、明确了“危险物质”的内涵
     解释的第十条明确界定了“危险物质”的五种类型,包括危险废物、剧毒化学品、含有重金属的物质、《斯德哥尔摩公约》附件所列物质等在内,这将有助于对“危险物质”的认定。
     此外需要注意的是,原“重大环境污染事故罪”对污染物的描述为:“有放射性的废物、含传染病病原体的废物、有毒物质或者其他危险废物”,而“污染环境罪对污染物的描述为:“有放射性的废物、含传染病病原体的废物、有毒物质或者其他有害物质”,两者的差异在于“其他危险废物”被修改为“其他有害物质”。
     由于解释第十条已将“危险废物”列为“危险物质”的一种,因此这一修改具有逻辑上的合理性。而且,“其他有害物质”的内涵更为宽泛,这就意味着“污染环境罪”的适用标准进一步降低。但由此带来的问题是,解释并未对“其他有害物质”的内涵进行界定,这为“污染环境罪”的定罪量刑带来了不确定性,需要在司法实践及以后的司法解释中加以明确。


三、单位犯罪时,强化了对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的处罚
     解释第六条规定:“单位犯刑法第三百三十八条、第三百三十九条规定之罪的,依本解释规定的相应个人犯罪的定罪量刑标准,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定罪处罚,并对单位判处罚金。”
     这一规定包含了以下两层意思。首先,单位犯污染环境罪等罪的,将直接适用个人犯罪的定罪量刑标准,而不会单独适用专门针对单位制定的定罪量刑标准。其次,单位触犯相关罪名的,不仅单位会受到罚金处罚,单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同样要承担刑事责任。
     考虑到环境污染罪的适用门槛已经明显降低,这就意味着单位负责环境保护的高管、责任承担环境刑事责任的可能性大大提高。如果相关主管、负责人在日常工作中未能发现、阻止单位实施解释第一条所列行为的,那么他们就极有可能因单位触犯污染环境罪等罪名而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这就对他们的日常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出台对于环境犯罪行为的定罪量刑起到了重要的指导作用,细化了相关罪名的行为方式、责任加重情形,有利于可能发生环境污染行为的单位和个人预防环境犯罪行为的发生。而解释对单位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责任的强化则对相关企业、单位提出了更高的环境保护要求,需要引起企业、单位主管人员的高度重视。

      下载全文  Download to Read